從君品酒店17樓- 頤宮中餐廳 Le Palais往外看的台北夕陽

從沒想過,50年後的我們會是如此投契!每次的歡聚後,就急著安排下一次的相見!不應該說是“再次相見恨晚”,應該是感謝命運的安排,讓我們能攜手走過人生的下半場!

延續我們一季一會的約定,Jim想盡辦法訂到頤宮餐廳最大間的包廂。我再次擔任召集人,負責聯絡通知。於是,從美國,從深圳,從日本,從台中,以及已經在台北的好友們,都把時間空下來,共享這美好饗宴!

主廚很用心,根據經常在此宴客的Jim說:他曾經每週來,連續3次,但是每次吃到的菜色都不同。這次除了經典作品外,還是有讓人驚艷的新料理!

今晚的菜單

迎賓小碟

火焰片皮鴨

黨參紅棗燉花膠

避風塘龍蝦

香煎比目魚

雪菜鴨絲爆米粉

炸豆腐奶

映著餐桌上頭的燈光,產生這極美的畫面

香草海帶綠豆沙

飯後茗茶的茶具,竟然與我親手製作的“蝶戀花”行李吊牌互相輝映。

好菜當然要有好酒相伴!

整個晚上,大家一邊品嚐美妙的菜色,一邊搶著講話。雖然說:重要的話要講三次。可是許多相同的話,我都聽了五次以上。Tina看著滔滔不絕講著“重要話”的Thomas,笑著跟我說:“他平時沒這麼多話,他一定是醉了!”

何止他醉了,在場的每個人都醉了!

Jim看著相貌相似的英俊兒子,突然出現並且聰慧敏捷地與長輩們寒暄。他得意的醉了!沾沾自喜的以為沒幫兒子付飯錢(我要提醒他:回去看看公司的會計帳,是不是今天的餐宴,有兩筆記在他的頭上)。

做事仔細的宇光在搭國光號的車上、在回到台中的家裡,竟然重複傳了數十張(總共超過百張)相同的照片給我。平時有司機載的Philip,竟然跟著我們搭捷運(我們在淡水線與板南線的分叉口告別,不知他有無安全回到家?)。一向嘲笑我方向感奇差無比的正旭,竟然跟Angie說:“你跟著貞乃走,就會到高鐵站了!” 幸好Angie只醉一半,還知道往高鐵站的分叉處走去。

更糟糕的,正旭喝醉了,變得力大無窮,竟然自告奮勇地把沒喝完的5瓶酒一鼓作氣地背回家。Jim帶了16瓶酒,只喝完11瓶,兩瓶喝一半,3瓶未開。下次聚會,大家加酒!

美好的聚會,縱使無法每次都全員到齊。但是我知道:只要時間許可,好友們都會把約會日子牢牢記在心裡。時間一到,自然飛奔前來!

每一次見面,我都感激上天的眷顧。何等幸運,竟然可以再次與你們重逢,還一次次的快樂相聚!更難能可貴的,每次見面時,大家都放下已被改造的社會面目,回到最純真的少年心境,真心相待!

後記:今天早上喝著君品的茶,配上中秋月餅及豬肉片,高高興興地完成網誌“同窗情誼”又一篇。

這就是快意人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