延續10/25的美好聚會,大家決定再來一場。

元芝建議去“就是翔”,這是一間只開在違章建築裡的居酒屋。碗盤自己拿,食物殘渣自己倒。桌椅不夠,自己搬。老闆兼廚師的阿翔,只負責買新鮮食材,再努力的把好料烹調上桌。阿翔的居酒屋,靠著牆壁,有著一長排的桌椅板凳,

2019年11月1日週五晚上,除了10/25的原班人馬外(可惜少了篤初),還加上文龍及正宗。

秋惠剛從美國回到台中,經元芝一呼喚,她也火速修正行程,北上參加。更湊巧的,秋惠當天會開車經過龍潭,所以也把曼玲帶來了。雖然導航的機器不怎麼靈光,秋惠還是憑著過人的第六感,從台中一路歪來拐去的準時到了。

元芝說:“日本清酒難以匹配居酒屋的好料。”她帶了兩大瓶的威士忌,不醉不歸!

建昌說:“人那麼多,怎麼夠吃?”他當天早上跑了三,四處傳統市場,好不容易才買到三隻大沙公,還附加鹹鳳螺,鹹蜆。沙公請阿翔當場清蒸了,給大家吃!

14個人分成三個桌子,只有沙公無法分成14份。三支沙公,一桌一隻,自個搶著吃吧!

其他的都照人數準備,一人一份。每一樣都好吃到不行,最震驚的是:竟然一人份的餐費,千元有找。

趕快來看看我們吃了什麼?

狗狗也來插花,據元芝說:這隻狗兒是常客。跟它的主人分坐在吧台上,還不時回望我們,表示親熱。後來也跟大家變成好朋友了!

我坐在最遠端,看著我的同學們,感慨萬千。

五十年前,我們可能從未講過話,或者初中三年講的話,都沒有今天晚上的多!

曼玲說:“文濤啊!當年看你披著長長的圍巾,意氣風發地走在眾人前頭,是何等瀟灑!怎麼能與現在端莊賢淑,做事面面俱到,賢妻良母的樣子想在一塊兒?”

是啊!我們都已經不再是五十年前的我們。可是,我多喜歡大家現在的樣子。更能包容,更知珍惜,更加體恤!

多麼幸運!有著共同年輕記憶的我們,竟然可以在五十年後重逢。

褪去五十年來社會加諸我們的枷鎖,大家全都回到12歲的青春少年時!美味的食物是勾起童年往事最重要的催化劑,聞著濃烈的酒香,不喝也醉!若不是晚到的正旭,仍然頭腦清楚的催促大家離去,恐怕每個人都會醉倒在阿翔的店!

註記:阿翔的店,台北市興安路174巷2號,0921-967633 /02-25454773。復興北路199號的後面(世華銀行)也就是興安和長春的中間小巷裡、有個教堂的紅十字架為標地。要說是黃姐介紹的,千元有找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