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句話是2019年12月28日當天早上,素貞寫在她的臉書上,公告給眾親友看的!

1967年,台中師專附小將四升五的小學生,分為男生三班,女生兩班。當時,有六個皆是排行老大的女生,就這樣相聚在丁班,開啟了長達50多年的友誼。“老大同盟會”就是他們的代表名號,大家一起唸書,一起玩樂。

這張照片為什麼只有5個女孩呢?秀英解開了謎團:五十多年前,升學主義風行,就是小學生也逃不了以學業成績做評比的命運。級任老師安排學生座位時,把功課好的都聚集在一起,希望這些孩子互相觀摩競爭,成績可以更好。所以我們這個區塊的人,每次都輪流包辦了前幾名。可是孩子的感情最真誠,大家看得順眼,合得來,每天快樂上學,談天說笑。在乎誰第幾名的,就只有老師與家長了!話說,五年級上學期,新來的是個英俊的美術老師,充滿新鮮思維。他要我們分組,共同製作水族箱。利用紙箱當本體,組員各展長才,繪製各式水中生物,豐富水族箱。我們這5個坐附近的,立即成團。

命運使然,竟然我們都是排行老大,我們平時就常常互相述說當老大的不易:事情做得多(因為年紀較大),東西分得少(因為要孔融讓梨)。剛好歷史課談到老大同盟會,大家靈機一動,就以這個名詞做為我們的代表號。但是 “5″ 這個數字不夠響亮,趕快找找附近程度相當的人,加成 “6″ 。秀英機靈的四處觀望,發現沈穩的燦槐,頗有老大的架勢。開口問她:"你是否排行老大?" 燦槐不明所以,但仍回覆:"是啊!" 於是,秀英馬上說:"那你就加入我們的「老大同盟會」吧!" 就這樣,燦槐就是不怎麼情願,也只能半推半就的被拉進來湊一腳。因為"6″這個數字比較順口嘛!

同盟會成立以後,結黨成社的6個女生意氣風發,除了更加認真唸書(為了要展現老大的氣魄),更是連結壯膽,到處橫行(到每個家裡作客,你家就是我家)。而每個家庭的家長們都很溫暖的接待這些超自恃的女孩們,不是開辦生日趴,就是請喝下午茶。我記得我們當時就已經很老氣橫秋地談論著自己的志趣,憧憬未來!

秀英的爸爸是我父親的網球隊友,兩人常常勾肩搭背的互訴小孩不聽話(長大後,交男朋友更是不聽告誡)。秀英的媽媽則常是溫柔又笑瞇瞇的看著我們作怪。

瑞鄉的媽媽特地請懂得西餐禮儀的朋友,在家裡擺盤佈置西餐廳的情境。教導我們如何使用西式餐具,及相關的西洋桌上禮儀。秀英說:這麼多年來,永難忘記一個毛頭小孩拿著刀叉時的震驚!謝謝洪媽媽,我們最喜歡搭她的金龜車。在50多年前,搭自家車可是很奢侈的享受喔!

慧婉的媽媽美麗又能幹,常常教我們家務事的處理方法,也很積極地想辦法提升我們的層次,例如帶大家去參加教會的活動(其實是要跟美國神父學英語)。

素貞的媽媽還送每個女孩一個碧玉戒指,做為友誼的紀念物。我把它放在水晶玫瑰花上,作為永恆的想念。謝謝張媽媽!在我的心中,她一直就是智慧與處事明快的典範。

五十多年前,仍是重男輕女的時代。可是,這些身為老大同盟會會員的爸媽們,完全不受世俗影響。我還記得我的父親常被嘲笑,說他生了三個女兒,是替別人養老婆。這些有前瞻的父母們皆盡心盡力的牽引女孩們勇往直前,鼓勵孩子們認真唸書,為自己打造未來。五十年後,我們六個女孩也不負眾望,各自發揮所長,回饋社會。我們最要感謝當年父母親排除眾議,積極教育我們這些女孩,才讓每個人能在今日,擁有自己的一片天空!而我們更是目光獨具的選擇了自己伴侶,相扶相持的繼續前行!

秀英自懷恩中學畢業後,為了減輕父母撫養四個孩子的生活壓力(秀英排行老大,下面還有三個弟妹),選擇台中商專而放棄了台中女高,卻因而開啟與眾不同的精彩人生。為何遠離台灣呢?就因為則安輝男的一句話,說她 “很可愛”,秀英就這樣與父母反目,跟著他遠嫁日本了。秀英總是說:她是跟人家私奔的。請大家看看則安大哥當年的帥勁,就知道秀英的選擇是最正確的!

秀英經歷過幾種不同行業後(也做過導遊呢!),目前是在日本協福企業擔任無法被取代的財務長。憑著機靈腦袋,秀英幫老闆賺進大批銀兩。

素貞說:"我是以騎腳踏車來聯繫感情的!" 小學時候與秀英騎著車,以野孩子般的瘋狂架勢,在台中市的大街小巷,到處探險。初中與慧婉一起騎車上學,每天從台中美術館這一頭,騎過長長的五權路,到曉明女中。高中時期,因為都是念丙組,所以就輪到我與素貞騎腳踏車上學,一邊騎車一邊談著酸甜苦辣的學生生活。我們兩人親如姐妹的感情,就是這樣培養出來的。高中畢業後,等著上大學的夏天,我們還一起去學縫紉。素貞最愛爆料的一件事,就是發生在18歲的這一年,她就在旁邊親眼目睹。當時,我們兩人結伴騎車去上縫紉課,在路邊等紅綠燈時,有個星探跟過來,問我:"要不要去拍電影?" 我唯一記得住的事,是我當時的回答:"我不要當電影明星,我要當醫師!" 現在回想起來,那人一定很傻眼,萬萬都不會想到被拒絕的理由是這樣。

素貞念了東海大學的生物系,而後成為曉明女中的生物老師。也在學校中,認識了林中文(中文是數學名師),繼而戀愛結婚。素貞做事明快果斷,認真負責。除了是曉明女中的校友會會長外,還承擔家族企業,目前是台中國際高爾夫球場的常務理事。更重要的,她還悉心照顧年邁的母親。

瑞鄉的父親是台中市知名的婦產科醫師,當年台中地區很多的孩子都是他接生的。不幸在瑞鄉上台大英文系一年級的時候,突然過世。身為長女的瑞鄉一下子得承擔許多雜務,包括安撫母親,提攜弟妹,家庭經濟考量,…,這些從來就不是19歲的女孩子能招架得住的。尤其,原本有父親的保護傘,一切都架設得那麼幸福美滿。可是,瑞鄉憑藉著老大的本能,除了幫助母親支撐,還繼續認真唸書,完成學業,繼而出國深造。幾年前 ,為了照顧年邁的母親,毅然決然地放棄美國的生活,回來陪伴母親,並且在東吳大學教授英文。聽著她清脆好聽的聲音,就很羨慕受教於她的學生。

燦槐的父親是衛理教會的牧師,也因此她有著與眾不同的清新氣質。大學唸的是台大心理系,畢業後,到夏威夷大學進修,拿到社會學博士學位。因為演說邀約而認識其清,進而結為連理。目前是中央大學法律與政府研究所的教授,長期擔任政府部門性侵害防治業務諮詢角色,協助第一線性侵害防治工作者從事受害人支持性服務。夫妻兩人一起做社會公益活動,其樂融融。

慧婉大學唸的是台大商學系,因為在學校打網球,受到父執輩的肯定,進而搓合了她與鈞修遠距的戀情(當時,鈞修在日本研修牙科醫師)。婚後,慧婉操持家務,親手帶大四個男孩子。在孩子們都獨立後,慧婉才正式工作,現在是專門介紹台灣美景給日本觀光客的專業導遊。

至於我嘛,雖然從小就是學霸,可是當醫師卻不是我的第一志願。就是念了課業繁重的醫學系,我仍然抽空去學縫紉,學編織,學烹飪,學插花,…,我最想唸的是家政系,最喜歡花花草草,最愛貓咪,最愛打扮,最愛美麗的所有事情,…。最後,仍得屈就現實,當個皮膚科醫師。幸好有正旭的支持,我得以開辦一所有最有個性的皮膚科診所,除了看診治病外,我還做民眾教育演講,寫文章出書,繼續搜集美麗的物件,…。

1969年,小學畢業後,大家各奔前程。就是偶而相聚,也未曾全員到齊。我有時也會想想小時候的事,但總覺得不可能六個人會一起出現。
一直到2014年的某天,我在看診時,突然有個男人衝進我的診室,大聲的對我說:“我終於找到你了!” 我完全認不出他是誰。“我是陳彥志啊!跟你是小學同班四年的同學啊!出國這麼多年後,回到台灣,我一定要見到你。因為你是我小時候的夢中情人!” 大家都六十歲了,還有什麼顧慮或是不能說的話?我們開心得笑成一團。

因為他與瑞鄉是世交好友,所以透過他,我先聯絡到瑞鄉。瑞鄉再從我這裡找到素貞,看著她們兩人講電話(已經有數十年沒見了),有著莫名的感動。再從素貞那兒找到慧婉,秀英當然是從我這裡連結過去的。六個找到五個,現在只差一個燦槐。有一天晚上,秀英興奮地從日本打電話給我,說:"趕快查明中央大學研究所的王燦槐教授是不是就是我們的燦槐?" 為什麼秀英會連結到呢?起因於林宇光在FB上,po出他女兒得到"衛生福利部106年度第四屆紫帶獎"的記錄實況。秀英很仔細的觀看,竟然看到另一位得主長得就是與我們朝思暮想的燦槐一個樣。如果秀英不是住在日本,我想她會一個箭步就衝到中央大學去找人。就這樣,六個人就連結在一起了,可是就是一直無法找到機會全員團聚。

2019年12月28日的晚上,藉著老大中的老大秀英,從日本回到台灣參加秋山居攝影比賽的頒獎典禮,其他5個成員也排除萬難,前來相聚。相隔五十年,終於全員到齊!借用秋山居攝影比賽頒獎活動的機會,請懷恩同學們見證,我們五十年來不變的友誼!我們6個人分別在台前,說說五十年來,最想與大家分享的話。

秀英,燦槐+其清,瑞鄉,貞乃+正旭,素貞+中文,慧婉+鈞修

我們度過一個難忘的夜晚,訴說從前,也寄望未來!
五十年前的我們,天不怕地不怕!

這張圖片的 alt 屬性值為空,它的檔案名稱為 e88081e5a4a7e5908ce79b9fe69c83e585a8e593a1e588b0e9bd8a.jpg

一轉眼,時間匆匆溜過!再相聚,已是五十年後!感情更勝以往,期待再聚!